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业界新闻

汽车观察:当我们谈论长城汽车的2020年 我们说的是……

时间:2021-02-03    张宇星

   汽车的产品平台概念是由大众、丰田等全球领先的汽车巨头创建,只有区区几家年产销千万辆汽车的头部车企才能做到……长城汽车不但做到了,而且以“技术品牌”的名义更丰富了产品平台的概念。

  魏建军的“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是替自主品牌车企,乃至所有汽车企业设问……纵观当今中国汽车产业,惟有魏建军有理由、有底气,更有能力代表整个汽车业界同仁做这样的设问与反思。

  近段时间,长城汽车良好的年度数据引发广泛关注,根据长城汽车发布的业绩快报,2020年,长城汽车全年营业总收入1032.83亿元,同比增长7.35%;净利润53.92亿元,同比劲增19%。

  而此前的产销快讯表明,2020年,长城汽车销售新车1111598辆,同比增长4.8%;年度销量目标完成率达109%,这还是长城汽车连续第五年突破百万销量。

  到2021年1月19日,长城汽车累计第1000万辆整车下线……

  显然,长城汽车宛如车企中的“学霸”,或者是“别人家的孩子”,喜讯不断,捷报频传。

依托于长城柠檬平台打造的第三代哈弗H6

  那么,当我们谈论长城汽车的2020年,我们到底说的是什么?

  回顾2020年,作为国内领先的自主品牌企业,长城汽车在各个方面都亮点频频,任何“盘点”都可能会挂一漏万。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以都是发生在去年7月,长城汽车两个较具代表性的事件为例,特别是当半年时间过去,让我们看一看长城汽车及其掌门人魏建军在2020年到底做对了什么。

  首倡“技术品牌”,打破“两田”垄断

  2020年7月20日,长城汽车首创“技术品牌”概念,发布了“柠檬”“坦克”“咖啡智能”三大技术品牌。据介绍,作为产品平台的“柠檬”“坦克”两大平台,是长城汽车以超过200亿元的巨大投入,历经5年时间,整合所有资源推出的面向全球市场的智能化、模块化车型平台;而“咖啡智能”则是一个智能系统,涵盖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和智能电子电气架构,是面向未来出行的智能系统,也是驱动长城汽车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转型的数字引擎。

  众所周知,汽车的产品平台概念是由大众、丰田等全球领先的汽车巨头创建,只有区区几家年产销千万辆汽车的头部车企才能做到,如大众早期的PQ系列平台,再如近几年丰田当红的TNGA架构。

  那么,起步很晚、家底较薄、规模不大的中国汽车企业也能做到吗?长城汽车不但做到了,而且以“技术品牌”的名义更丰富了产品平台的概念。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解释“何为技术品牌”时表示:“汽车市场,不能只有故事,最终要靠产品说话,研发上的投入其实就是对品牌力的有力建设”,他认为,只有将技术上升到品牌层面去经营、去投入,才能实现核心能力的提升。长城汽车仍将秉承“研发过度投入”的原则,致力于打造技术核心竞争力,并带动品牌价值持续提升。

  以“柠檬混动DHT”为例,这一平台的推出,给长城汽车在混和动力领域提供了全新解决方案。这是“一种高度集成的、高效能、多模油电混动系统,通过控制系统智能切换,可实现全速域、全场景下高效能与高性能的平衡,这一技术的发布亦可有效打破合资品牌的技术垄断的局面”,长城汽车轮值总裁孟祥军在发布会上介绍说。

  在此之前,作为混合动力技术的拓荒者,丰田、本田几乎将混动HEV技术做到极致,多款产品在市场上“攻城略地”,几乎没有对手。也有悲观论调认为,“两田”已经基本封锁了混合动力技术,后来者已经没有机会。但是,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长城汽车硬是在构造上探索出双电机混联混动架构,可以实现纯电驱动、油电串联/并联驱动、能量回收等模式,终于打破丰田、本田等跨国公司的技术垄断。

  代表产业设问,深刻反思、畅想

  还是在去年7月,在国内汽车大佬中一向以深居简出、潜心专研的技术型“宅男”而著称的魏建军,突然间成了一部微电影《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的主角,随后又以《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几乎成为网红人物。其实,魏建军此问不但是问“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同时也是替自主品牌车企,乃至所有汽车企业设问“如何挺过明年”,因而引起业界的普遍共鸣。

  在微电影中,一脸深沉的魏建军尖锐、深刻地谈到:“过分依赖于前三十年,长城汽车命悬一线”。而在那封信中,魏建军还对汽车行业和长城汽车当下的处境及未来做了深刻反思与畅想。他认为,虽然经历了“三十而立”,但自己的企业并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大风大浪,当产业红利将尽、全球经济下行、疫情冲击不断,加上外资品牌和造车新势力的“合围”……长城汽车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因此,“变革是我们没有选择的选择”,唯有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蜕变,长城汽车“才有更多可能在未来更加残酷的竞争中走得更远”,魏建军说。

  的确,纵观当今中国汽车产业,带领一家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直走过30年历程的,惟有魏建军一人!因此,魏建军有理由、有底气,更有能力代表整个汽车业界同仁做这样的设问与反思。

  从汽车产业历史看,一家独立的汽车企业,如果达不到百万辆规模,很难逃被兼并重组的命运,如亚洲金融危机中轰然倒下的大宇汽车,以及被现代汽车兼并的起亚汽车;即使达到百万辆以上的产销规模,也很难形成较强的竞争能力,时时都有被边缘化的风险,最终也不得不依附于大集团,甚至“弱弱联合”,如日本马自达、铃木,美国克莱斯勒,法国标致-雪铁龙,意大利菲亚特等。

  谙熟汽车产业发展规律的魏建军认为,汽车品牌只有真正的国际化,才能让细分品类的车型获得很好的销量,降低单车成本,支持企业发展”。他更进一步说:“中国汽车的目标就是要走上世界汽车舞台与跨国车企同台竞争,这也是我们这代中国汽车人的使命和机遇”,否则,“干了这么多年汽车,如果还没把车卖到全球,怎么证明你的品牌价值?”

  正是基于如此高度的使命感和日益完善的全球化体系,长城汽车的海外事业在2020年也取得良好业绩。

  综上,无论是中国汽车产业的当下还是未来,魏建军都不是仅仅为长城汽车思考,更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代表整个汽车产业发出的灵魂拷问,因而也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行业财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