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业界新闻

汽车观察: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时间:2019-11-19    贾卫中

 编者按:前一段时间,《选车网》就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中的热点话题包含电动汽车补贴退坡、禁售燃油车、内燃机人才断代、氢燃料电池过热等进行了系列报道。近期,《选车网》就严惩骗补必须司法介入的问题与工信部甲醇汽车试点专家组秘书长魏安力进行了深入交流。

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新能源汽车市场刚刚起步就遭遇持续下行,这是行业发展不理性的典型表现。对电动汽车而言,今天要促使其进入良性、可持续发展轨道的有效手段,就是严惩骗补窝案。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背景,不管是什么人物,不管为了谁,不管是什么性质的企业,必须毫不留情。这是工信部甲醇汽车试点专家组秘书长魏安力一贯坚持的观点。

魏安力告诉《选车网》,大家都知道国家发改委的办公大楼,它同原机械部大楼,财政部大楼同为一个建筑群,50年代由梁思成设计,后两个大楼现在还能看到大屋顶和琉璃瓦的建筑风格,而发改委的办公楼却没有大屋顶和琉璃瓦的一点痕迹。为什么?

当年周恩来总理知道这个建筑群是大屋顶和琉璃瓦的设计后,要求停止施工,修改设计方案,梁思成鉴于东西两个建筑主题已经完成,就多次上书周总理,希望允许按原设计完成建设,并解释如果修改设计,就失去了中国大屋顶、琉璃瓦的古典建筑风格了。周总理的回复是,新中国建设百废待兴,不允许铺张浪费,如此修改,以示后人。

今天魏安力呼吁司法介入电动汽车骗补窝案,就是要严惩不贷,更要以示后人。

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骗补盖子再被揭开

今年下半年,电动汽车市场迅速降温且下滑幅度之大超乎行业预期。然而,在魏安力看来,国家补贴推动了电动汽车的销售,但电动汽车自身技术体系的不成熟,产业体系的不完善,加之补贴制度体系的漏洞,直接导致电动汽车全链条上的所有环节,全部聚焦补贴,最终结果就是鞭打补贴,催生骗补。电动汽车产业上市公司年度报表盈利等于其获得补贴额度的现象比比皆是。

乘联会数据显示,10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6.6万台,同比增幅-45.4%。行业内普遍认为,在国家补贴下电动汽车市场增长速度曾经一度领跑乘用车大盘,而今补贴退坡殆尽,电动汽车市场失去了销售驱动力,失去了购买驱动力因而持续下滑。

然而,在魏安力看来,在补贴刺激下企业一窝蜂上马纯电动车,有导向作用,也有不理性的表现,但最为恶劣的就是骗补行为,周总理当年说以示后人,任弼时说的 “政策性浪费”,比其他浪费给经济建设带来的损失更大,危害更甚,毛泽东曾指出:“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贪污固然可恶,但毕竟有法可治,而“政策性浪费”却在以“合法”的形式悄悄地吞噬着财政资金和国有资产。所以今天魏安力大声呼吁,对电动汽车的骗补窝案,如果不能司法介入,此风就将严重影响行业正常发展,严重败坏产业和社会风气。

魏安力指出:“关于补贴的金额行业内有两种说法。一个来自于媒体的报道,中央+地方一共3900亿;另一个数据是按照中央和地方比例1:1或者1:1.5计算,中央国家财政部大概补贴了600多亿,地方会有600多亿或者900多亿,那么中央和地方补贴共计应该是1200亿,或者1500亿。还有的应该就是地方各级政府的‘惠顾’了”。

骗补金额到底多大?2016年有媒体报道称:“骗补的企业不止财政部公布的5家。在93家电动汽车车企中就有72家骗补,骗补车辆总计达到76,374辆,涉及金额共92.707亿元,平均一辆车骗12万元!”

更有业内人士称:“电动汽车骗补大案,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骗补者逍遥法外

骗补者诋毁了国家信誉,影响了行业公平发展,侵占了纳税人的利益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令有识之士极度愤慨。

电动汽车骗补当事人只受到行政处罚。据《新京报》报道:“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和发改委联合下发文件,对电动汽车骗补情况所做处罚的详细规定中,明确对于骗补车企,要通过追回补助资金并处罚,取消补贴资格,取消其整车生产资质等手段进行惩处。”

对此,魏安力认为:“从认识到组织实施,完成电动汽车骗补一定是有勾结、有协同的窝案。其中包含了整车方、动力电池方、销售方的多个环节。这种自成体系的作案方式最终的处罚却只是停留在行政层面,没有司法介入实在无法给纳税人以交代。”

魏安力之所以一直呼吁严惩骗补,除了骗补行为牵扯面广、涉及范围大之外,主要原因是骗补的具体实施者(大获赃利者)让电动汽车产业发展背负了“政策性浪费”的污名,对今天的社会认知和未来的发展,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在1944年4月西北高干会议上,任弼时代表中共中央所作的长篇报告中指出:在边区的经济建设中,除了要改善人民的物质生活外,还要为保卫边区、准备反攻积蓄力量,并特别强调要防止和克服浪费,尤其是那些“由于政策上的错误而产生的”。在任弼时看来,“政策性浪费”比其他浪费造成的损失都要大。

在魏安力看来,当前行业内之所以重提“政策性浪费”的说法,主要原因是部分企业骗补的行为让政策在落地实施过程中出现衰变。魏安力表示:“中央给予电动汽车补贴,是为了在调整国家能源消费结构的同时,把我国汽车工业搞上去。如果出现了大面积骗补窝案,这种行为影响了中央政策的实施,诋毁了国家的信用,导致行业不公平发展,使纳税人的利益受损,因此骗补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

百亿级骗补案 司法何时介入?

 

严惩骗补实现良性发展

骗补者好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唯有严惩骗补行为才能树立良好风气,促进新能源产业良性发展。

在农业机械领域,严惩腐败促使产业可持续发展,有过教训,更有我们今天值得学习借鉴的经验。魏安力举例说:“国家对农业机械的补贴从2004年开始,刚开始实施阶段,在基层管理层面出现了漏洞,后来及时整肃,严惩涉嫌腐败的当事人。今年回头再看,中国农业机械补贴实施了15年,补贴金额大概2000多亿,现在是制度健康可持续,企业有发展驱动力,消费者有选择服务的权利(购买品质优良的产品),销售市场有评判权(代理优质价廉产品)。在看农业机械产业,一是农业机械补贴调整了农业装备产业结构,二是提高了我国农业装备水平,三是中国农业机械得到普及和多元化的应用,四是为我国智慧农业发展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为未来精准扶贫、智慧农业、精准耕种、精准收获的农业智能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再看看电动汽车的‘零排放’和‘弯道超车’,只问在20年的进程中,其对国家节能减排发展战略目标的贡献率何在?”

“在电动汽车领域,国家补贴推动了产业发展,这一点必须要肯定。”魏安力如是说,“在补贴培育下,我们国家在电动汽车领域先走了一步。首先是对动力电池产业的认识和认知,其次是形成规模化生产基础,大多数整车企业、主机制造企业,在传统能源动力和电动汽车方面分别提出了自己的发展规划,第三是推动对混合动力汽车科学的认识(没有补贴仍然是未来的发展主流),最后是开始探索燃料电池电电驱动的发展新路径。”可惜的是这样一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大戏,被一些“乱臣”、“砖家”、“唯业绩论者”和“利益熏天者”们给唱歪了。

严惩骗补将促进电动汽车产业良性发展。在魏安力看来,行政处罚对于电动汽车骗补者,违法成本太低,导致今天骗补现象在纯电动、燃料电池汽车领域继续演进。因此必须通过司法介入,以尽快清除此毒瘤,健全电动汽车产业体系,奠定发展基础。

魏安力最后补充说道:“中央财政用于补贴的资金,从属性上定义,应该是纳税人税费。也就是说中国每一个纳税人就是骗补窝案的受害者,是被骗的主体,以此推出,任何一级检察院,都可以以公诉人的身份对骗补窝案提起诉讼,纳税人在期待着,中国的正能量在期待着,今天每一个纳税人和他们的后代在翘首以待。” 

魏安力对《选车网》说:“中国和全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新能源车’,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中国的科学,建议将全文中的‘新能源汽车’改写为‘电动汽车’。”《选车网》接受了这一提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