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业界新闻

汽车观察:40年前,大众汽车为什么来中国(下)

时间:2019-01-03    张宇星

  哈恩表示,中国当时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古老文化的民族独一无二的特征和她5000年的历史说服了我。

  70年代下半叶,大众汽车集团在亚洲创建第二根支柱的考虑渐渐成熟起来。

  在汽车业界,但凡谈到改革开放,谈到引进技术,谈到合资合作,谈到国产化……就不能不谈到德国大众。由此,记者也被一个“谜”一样的问题所困扰:早在40年前,当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都对中国汽车工业说“NO”的时候,大众汽车为什么“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难道大众汽车是那个时代的白求恩吗?当然不可能,那又是为什么呢?

2018年12月16日,哈恩博士在北京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

  其实,早在10年前,记者也曾有机会采访已然82岁高龄的哈恩博士,由于一道采访的记者要么:“希望对中国汽车企业的出口给予提醒和忠告”,尽管哈恩博士已经离开汽车业岗位20多年;要么对80年代末某一历史事件过于敏感而连续发问,导致采访时间过于紧迫,令“大众为什么来中国”的问题并未得到确切的答案。

  在寻求答案、破解“谜”局的过程中,记者也并非一无所获。在哈恩博士所著《我在大众汽车40年》中,对于为什么要来中国投资有这样的表述:“中国当时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古老文化的民族独一无二的特征和她5000年的历史说服了我”。

  文中写道:

  “尽管这期间我们进行了多年讨论,但截至我1982年返回大众汽车公司那一刻,这个中国项目几乎未取得明显的进展。大家在原地踏步,纠缠于细枝末节,主要也因为大众汽车董事会这方面缺少必要的积极性。

  而我认为迅速进入这个在我看来世界上前途最大的市场,是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无论是中国当时的汽车普及程度还远远落后于尼日利亚(每2500个居民才有一辆轿车),还是人均的低收入,都不能阻碍我的决定。按平均购买力来衡量,我们将私人轿车普及的最低门槛定在人均年收入4000美元左右。中国的人均收入远远低于这个数字,但中国当时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古老文化的民族独一无二的特征和她5000年的历史说服了我。”

  当然,在此次向哈恩博士当面求证过程中,记者所提问题也并非主观臆断。其中,第一个:迫于内外部形势,“不得不做出到亚洲投资的选择”之说,是来自日本汽车界人士的看法,也并非完全是出于诋毁或其他恶意。此次提问哈恩博士,当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说出这一说法的出处,引得现场一片笑声。而第二个:“抵制和对冲日本车企,为此就把战线前移到亚洲(最早是想在韩国投资),前移到中国”之说,则是有哈恩自己和自己人的“佐证”。

2018年11月20日,哈恩博士在其下属和朋友(哈恩博士现场语)马丁-波斯特所著《上海1000天——德国大众结缘中国传奇》的照片页签名。

  在上海大众首任德方总经理马丁-波斯特的《上海1000天——德国大众结缘中国传奇》中,就有如下记载:

  “哈恩博士早就清楚地看到中国是大众21世纪的市场。故此,当他于1982年从患病的前任托尼-许牧克手中接任大众董事长席位之后,便有目的地推进与中国人的谈判。在他的一手“导演”下,那些更确切地说是“偶然”与中国人开始的会谈得以加速。其战略远景为: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在东南亚地区设立一个“桥头堡”,对抗那里的竞争对手——日本人和韩国人,以便成功地被市场所接受。”

  波斯特写到:

  “几个月之后,即1985年11月,哈恩博士要求:“为了把日本人排挤掉,我们必须大量国产化。中方必须与我们合作,而不是同日本人。”我们起草了一份重点工作清单,什么零件放在哪个阶段可以由哪些配套伙伴国产化。”

  同样是在《我在大众汽车40年》中,哈恩博士也谈到:

  “70年代下半叶,大众汽车集团在亚洲创建第二根支柱的考虑渐渐成熟起来。当同韩国的接触无果之后,我们就在我的前任托尼-施米克尔领导下于1978年年底在中国进行了最早的会谈”。

2018年11月20日,在长春龙嘉机场,哈恩博士与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合影

  请注意,这里有大众汽车“第二根支柱”的提法。“第一根支柱”毫无疑问是大众汽车所在的欧洲本土市场,那么,亚洲市场也就成为大众汽车在当时最优先的战略之选。这也许才是大众汽车进入中国市场的真正原因吧?

发表评论